Lahner Academy 專訪

TTRDA歐洲特派員撰文

筆者有幸在今年(2017)的IWA戶外展採訪Lahner Academy教官:Florien Lahner。

 

相信有不少會員曾經在youtube等網路媒介上看到Lahner教官揮舞著警棍以及其他器械進行超近距離格鬥的畫面,但卻不知其系統的觀念為何,這次的採訪將會對其所傳授的概念作介紹。

la02

Florien Lahner是一位非常特別的教官,個頭矮小但精壯,戴著眼鏡、眼神機敏卻又誠實。他是德國史上第一個非執法、軍警單位出身但卻被德國國防部正式認證授權的戰術教官、教授了無數的德國特種部隊、SWAT,足跡遍及全世界。醫學教育出生的他,非常注重邏輯建構以及科學化的理解。他在開始講解技術前先特別跟我說明,他在YouTube上的影片有許多是為了示範技術概念甚至是為了好玩而作出的花俏效果,真實上操作時有更多實際狀況需要顧慮。

Florien的武術生涯始於六歲,練習柔道,十六歲接觸巴西柔術,十八歲開始對奪刀技術產生興趣,四處走訪學習,卻得不到一個令他滿意的技術。對他來說,大部分的奪刀、繳械技巧都過度流於形式,成為呆板的套招而無法真正被實際運用。最後他在念醫學院的同時找到了啟蒙老師─ Bram Frank。

 

Bram Frank是在美國的刀械格鬥教官,具非常多的軍警與執法部門授課經驗,他的武術系統CSSD-SC強調非線性的教學系統,不是靠套路學習而是靠理解概念、了解原理而來的部落藝術學習法(Tribal arts 翻譯自CSSD-SC網站) ,而這就是Florien在尋找的東西,他馬上入門並且跟隨Bram Frank教官四處教學,從學生到助教、並開始接觸戰術射擊課程,因而體悟到武器與人體的關係,回到德國後得以發展出自己的系統。

la03

Florien不太願意稱自己的技術為一個系統,而更傾向是一個概念;他稱之為”Zero to Five”意即零到五米。這是基於數據統計上的研判-有百分之九十的執法人員接觸的戰鬥,是在五公尺以內,而這百分之九十中,又有百分之九十是在三公尺內,而這三公尺內,更有百分之九十是在一公尺內。而在如此短的一公尺內,在沒有受過正確訓練的狀況下,是非常難使用器械還擊的,而大部分需要面對的武器是刀而不是槍械。教官在現場對我做了一些示範:在巡邏中臨時碰到搶槍、在盤查時突然近距離被擒抱等等,起始的姿勢都不是格鬥預備姿勢、武器也都還未被拔出來。因此他開始研究基於這樣的狀況,要如何有效率、並且靈活的使用手上的工具-他稱為”All tools, one concept”將所有的工具整合起來並使用同種操作概念。他舉了一個例子,在一次德國特警的訓練中,他安排假想敵在特警準備丟震撼彈突入前站在門口,結果在門口準備投擲的攻堅手一開門看到假想敵就傻了,讓震撼彈丟到假想敵身上再彈回到自己的眼前,搞砸了整個突入。而Florien說,為何不就直接反應,把假想敵推開、將震撼彈投入繼續攻堅或是直接用手握著震撼彈將對方擊倒?能夠自如、有創意的將任何物體轉為武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沉迷在裝備或是只熟悉一種武器的操作在戰鬥中是不夠的。

 

回到前面提到的”Zero to Five”,為何這個系統會如此強調”距離”,是因為距離改變了所有的戰術訓練方式。在兩米的近距離射擊或格鬥時,沒有時間和空間讓人員按照一般練習的預備姿勢反應,而向後退拉大距離的做法則額外增加跌倒的風險。Florien累積的數據庫傳達了一項結果:狂怒的歹徒只會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撲在執法人員身上。這代表近距離纏鬥是永遠必須有所準備的情境。舉例來說,一般的進階射擊訓練關於故障排除,就是射擊、故障、拍拉鬆瞄射,但當距離縮至一米內時,就演變成了格擋、射擊、故障、格鬥擊倒對方、拍拉鬆瞄射。雖然是相同的技術操作,但是心態準備上卻是完全不同的;但是Florien也強調,他的系統是用來與其他技術做結合的,他的射擊系統只管五公尺以內的事情,五公尺以外的事相信各位都比他更專精,可以使用原本學習的概念來操作。另外Florien也示範了使用伸縮警棍時的概念:大部分的警棍訓練會由預備姿勢開始,但是在實際運用上時卻往往必須從警棍套中開始,而且有時對方會試圖阻止你將之拔出(其他武器也相同、包含槍械)。因此他示範了如何從出套到展開的過程中同時在攻擊,並且有效的保護自己的武器不被對方奪取,令人嘆為觀止。他也相當建議大家使用刀具作為最基本的武器訓練,因為就Florien的理解,刀子能做、不能做的事,可以延伸至其他所有的武器上,但是棍子可能就無法回推到刀具的技術。

la04

筆者在採訪的尾聲,詢問了Florien是如何從民間打入成見很深並且有著許多規矩的軍警執法單位,因為我們都可以想像這在台灣是很難發生的事情。他這樣說:「等待了快要超過十五年,我從來沒有主動去爭取在特殊單位教學的機會,但是這些機會在你準備好後便會自己上門。反恐戰爭之前,德軍已經幾十年沒有戰鬥經驗,最近的一次是南斯拉夫危機時,而當德軍準備派赴阿富汗與伊拉克時,戰鬥是停留在築屋清理與巷戰的階段。從盟軍傳回來的資訊讓一些德軍特殊單位理解到近距離戰鬥是非常重要的技術,而這些單位的訓練並不足夠,因此他們找到我,請我傳授技術,後來在中東的行動也驗證了我所設計的系統是相當有效果的。於是我開始在心態開放、願意向外虛心學習新技術的特殊單位間口耳相傳,漸漸我的系統就在歐洲發展了起來。我從來不會去與這些單位的教官對抗、較量。我們本來就有各自不同的專業,而我只是格鬥系統上的一個專業技術士。我只會將我的心法傳授給他們,就像給他們一個工具,讓他們自由選擇使用與否,畢竟戰鬥中還有其他的面貌是我不了解、或是不符合該單位歷史脈絡、文化的。」

Florien還設立了以下的規則與各位分享:

1.戰鬥必須要保持簡單。

2.第一條不是永遠是真理–因為你可以花七天的時間去學能夠處理70%狀況的技術,但是剩下的30%可能會需要花上三十年的時間才學得起來,而且這些就會是要你命的狀況。

3.你的對手永遠比你強壯、聰明、高大、技術好,並且擁有更多的女人–永遠不要低估對手。

4.各位必須讓自己在訓練的過程中找到快樂與樂趣,不主動求戰、甚至盡量去避免戰鬥,並理解捲入一場戰鬥的後果,而在心理上,你必須準備好隨時傷害或是殺死攻擊你的人(類似東方武術的哲學)。

 

與各位共勉之。Happy Training and stay safe!

圖片來源及Lahner Academy官網:http://www.lahner-academy.eu/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