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新的治安威脅,提高見警率真的是萬靈丹?

美國堪薩斯市警察局於西元1972年10月1日起至1973年9月底,實施了一個為期一年的實驗,將15個警勤區分為三組,一組維持正常巡邏,一組完全不巡邏,一組增加三倍的巡邏量,藉此評估警察巡邏效能(見警率)對於治安的影響,這便是警政研究中最為著名的「堪薩斯市預防巡邏實驗」(Kelling, G. L., Pate, T., Dieckman, D.& Brown, C. E. 1974. The Kansas City Preventive Patrol Experiment)。然而,最後的結果卻跌破所有人的眼鏡,因為研究顯示這三組在犯罪率、偵破率、民眾對犯罪恐懼感上並無影響,這讓傳統「見警率與治安穩定成正相關」的論點被打了一個大巴掌。即便這個實驗在設計上有些許瑕疵,但「見警率無助降低犯罪率」的主要結論仍普遍為警政管理者與刑事司法學者所接受。而台灣犯罪學學者利用探索性研究中,也發現台灣地區警察可見度與犯罪率間並無顯著關係。(許春金、孟維德,2000,「警察與犯罪」,警學叢刊第30卷第6期)

那麼,每次遇有重大治安事件之後,政府總以「提升見警率」作為亡羊補牢的必然手段,是否只是一種敷衍了事的作法?鋪天蓋地式的將警力灑出,短時間是有收到「安定民心」的效果,但存在的問題依舊沒有解決。不僅如此,對於現在方興未艾的反恐政策,我們依舊將應對方案建構在「見警率」的基礎上,企圖把所有警力部署在所有地方,期望能達到他們預期的「嚇阻」作用。然而,1992明尼阿波利斯熱點區域研究(Sherman & Weisburd 1992 Minneapolis Hot Spots Patrol Experiment),顯示了警方於犯罪熱點之間頻繁的巡邏,要比高可見度和快速反應更能有效降低犯罪率,最有趣的一點則是,研究發現警力停留在熱點超過10分鐘,其喝阻效益便與時間成反比

現行這種全面防禦的作法,對於已經趨近病態的警察勤務型態而言,無疑是更加沈重的壓力和負擔,大量人力虛置且沒有實質效果(還有相應而生的大筆額外支出),更別提由於防禦區域過大的關係,使得各駐點警力相對單薄,加上為了彌補需求的龐大人力缺口,而自署屬機關和他縣市調來支援警力,其設備、訓練、通訊、指揮能力未能整合和訓練,事件發生之時是否真的能即時反應有效處置,不免令人感到十分懷疑。這不過是劑短效止痛針,讓民眾、長官一時之間感覺舒服一點罷了,然後時間久了警察撤出,一切又回覆正常,直到下一件喋血案又再度發生!除非所有警力都超時工作,否則根本無法長久執行,那平日的安全又該如何保障呢?

首先要認清的事實是,犯罪無法百分之百的預防,你能做的只有試圖降低機率。即便用盡所有預防手段,犯罪依然會發生,而隨機殺人犯永遠在尋找空檔下手,對於警力的存在不僅毫不在乎甚至還有主動攻擊的情況發生。因此,過去認為只要警察在就不會有事的觀點應該要做部分的調整。

其次,讓該負責的單位負起責任。現今認為警察勤務訪查的手段就能杜絕問題的想法顯然是過於樂觀而與實務明顯脫節,這種作法只是另一種企圖以警察(過去的)威權形象來達到喝阻,但實際上真正最欠缺的輔導機制並不是警方所具備,反倒是真正應該發揮功能的其他政府單位此時卻整個置身事外,令人匪夷所思

再者,政府有義務教育民眾如何防範未然,不該只是一昧告訴民眾一切都很安全,對於生活中的跡象和應變準備,都應利用各種管道宣導,以在發生不幸之際盡可能降低傷害程度,舉例來說:美國國土安全部甚至有針對濫射槍手事件製作應變宣導手冊。

Active_Shooter_How_to_Respond

美國國土安全部針對濫殺槍手的應變手冊封面

最後,警界高層應設法讓警力在運用上更有效率。捨棄只是單純提高見警率,這種沒有實益又無法長久運作的勤務策略。即便全國警察補足8萬員額,也不可能全面防禦大街小巷,還可能因為過於分散而在遭遇真正重大事件甚至於恐怖攻擊時,被各個擊破或牽制,更由於缺乏足夠的反應預備隊能投入,使得威脅無法立即排除而使傷亡擴大。警方應重新檢視並參考國內外研究的結果,提出更新的策略和作法,並針對隨機殺人建立標準應變機制,依據現有的能量評估從全面防禦轉為機動防禦,同時,第一線員警的裝備和教育訓練也應隨之更新,讓他們擁有更多執法手段可以選擇。

對於某些類型的犯罪而言,見警率並無法有效造成影響

見警率無法有效造成喝阻目的,反而令缺乏有效值勤裝備的第一線員警暴露在風險之中。

因循何以為創新,苟且何以為策進,如果我們只能提出同一種方法來面對不同的困境,不是這個方法真的好到不行,就是我們根本沒有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隨機殺人乃至於恐怖攻擊,並不完全適用過往的觀點和作法,從歐洲近幾年幾次的襲擊事件中我們可以發現,警察的存在只是攻擊者考量的一個點,而並非是令他們感到威嚇的對象。如果我們繼續陷入「提升見警率」的迷思,不免讓人擔憂我們是否真的有足夠的準備面對更為複雜的新威脅。如同一位資深FBI老幹員在去年某個大型演習時對我們說過的:I’m sorry, but this is the world we’ live. It ain’t perfect.(我很抱歉,但這是我們生存的世界。它並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