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伊斯蘭國發動的網路攻勢,五角大廈如何形塑未來的菁英軍事力量

根據現役與退役國防部官員所提供之資料,美國軍方已經開始針對IS進行網路打擊超過一年了,鑒於此行動配合特種作戰行動的成功,五角大廈傾向於提高此類行動的頻率。

這項針對ISIS(伊斯蘭國的縮寫)的網路侵略,包含了Ares(希臘神話中的戰神)特遣隊的創建。此行動專注於摧毀、干擾伊斯蘭國用於徵召聖戰士的網路社群,以及破壞伊斯蘭國的內部通訊。這類的侵略性武器通常與美國情報單位協調使用,但自從2016年美國國防部長Ashton B. Carter 對美軍網路作戰指揮部施壓後,該部對擊敗伊斯蘭國的重要性便因此提升。

這一系列的行動激起了美國政府內部的爭論,憂心盟國可能會反對美軍針對他國進行的網路干預,詳情可參考此篇華盛頓郵報的報導。 若干情報單位反映,若在他國使用這類武器,可能會危害美國執法與情報單位高度依賴的盟國夥伴關係。

但後來一系列網路攻擊,無論如何還是被核可與執行了,且得到了美軍特種作戰司令部的頭頭,來自陸軍的Raymond A. “Tony” Thomas III將軍的高分貝背書支持。

Thomas將軍在周三於北維吉尼亞州針對陸軍軍官的研討會中,提到Ares特遣隊綜合了特種作戰部隊、其他來自網路作戰指揮部的單位、各情報組織以及盟國的合作夥伴,對美國的敵人帶來了毀滅性的影響。

Thomas將軍這樣說:當網路攻擊結合了傳統軍事行動後,其影響力到達了一定的巔峰,史無前例地重創敵人。他主張只有在結合各種能力、包含網路武器後,才能對戰場製造如此巨大的影響。

我們應該持續進行這類行動” Thomas將軍說道雖然還沒有達到那樣的境界,但我們每一日都更積極地朝向這個方向前進

Thomas將軍並沒有更進一步的描述行動細節。他的發言人,海軍上尉 Jason Salata說:基於行動上的敏感性,將軍不會再下更多評論。

五月時,監管美軍網路作戰指揮部的海軍上將Michael S. Rogers告知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小組成員,針對正在出現的新威脅,他創建了Ares特遣隊,作為協調網路作戰指揮部與其他美軍單位的橋樑,以對抗伊斯蘭國。

如同華盛頓郵報曾經報導的,此役專注於利用改變密碼的方式,來抵制伊斯蘭國的媒體使用社群媒體帳號,另外美軍也直接將伊斯蘭國的戰場流出影片刪除。

遽聞,從十三個月前開始,Fort Meade的網路作戰指揮部的成員便開始領導這項攻擊行動,雖然目前對於該部如何整合其他來自特種作戰指揮部的單位、以及該部實際上之於特種作戰指揮部是什麼樣的腳色,都還是未知的。

“Thomas將軍對於網路作戰的支持,是一個鼓勵性的象徵,透露出軍隊已經克服了來自情報圈的擔憂網路作戰專家Eric Rosenbach這樣說道。EricCarter擔任國防部長時曾任其手下幕僚長。

美國使用侵略性的網路行動,聰明的對抗伊斯蘭國及其他恐怖組織,是至關緊要的方式,因為這些組織與網路的連結太深了”  Rosenbach這樣說道。

Rosenbach還說”Thomas將軍所形容的行動,聽起來絕對就是我們該執行的。另外他說: 網路作戰指揮部若能與特種作戰指揮部、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整合、保持靈活,低調處理軍事上最敏感的任務,將使網路作戰司令部更具影響力。

而這就是我們一直以來對網路作戰指揮部(Cybercom)的遠景。現任職於Harvard大學 Belfer 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的 Rosenbach這樣總結: 我們需要一個保持動能與侵略性的網路作戰指揮部,並且不要以冷戰時期面對核子武器的角度看待它。

網路作戰指揮部的發言人 Masao Doi 指出 ,類似的網路行動在未來可能會持續進行,並且提到,在對抗伊斯蘭國的戰役中,網路作戰司令部學會如何整合其特殊技能,且已應用到更廣泛的軍事行動上,另外,網路作戰司令部並不認為這類需求在現在、抑或是未來會減少。

正於國策研究中心研究網戰與網路中交集的James A. Lewis預言,未來將會發生一場針對網路戰資源的政治角力。我擔憂的是,特種作戰指揮部目前正全力進行反聖戰的反恐行動,而這不會是未來在戰略上的主要威脅,而這也不會是網路作戰司令部的唯一工作。

Ellen Nakashima 報導。

原文出處 :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checkpoint/wp/2017/12/16/how-the-pentagons-cyber-offensive-against-isis-could-shape-the-future-for-elite-u-s-forces/?tid=ss_fb-bottom&utm_term=.03acd45e7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