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特戰單位不再如此仰賴由上而下的領導?

以下文章由TTRDA監事-Casey Chao翻譯:
作者介紹: Chris Fussell在海軍海豹部隊服役長達14年 (1998-2012)他目前除了是Stanley McChrystal將軍在退役後成立的智庫群(McChrystal Group)成員外也是新美國智庫New America在國家安全方面的資深成員 且為McChrystal 將軍的第二本著作Team of Teams: New Rules of Engagement for a Complex World的共同作者。
當佛德里克.溫斯洛.泰勒設計出世界上第一條現代化的組裝(生產)線後就永遠地改變了工業界 ; 但人與人之間的說服部分反而是他的思維中最不重視的一點泰勒認為︰生產線上的員工,只要接受到明確的指示,了解如何執行預先設定的任務即可。他那種在生產方面,應儘可能排除人為因素>的理念,在後續幾十年被廣泛應用於實體設計和組織架構上。亦即泰勒設計並鼓吹這個由雙手握著碼表和捲尺,利用垂直整合的概念由上而下控制,將效率與可預測性進行最大化的系統泰勒的作法以及它所創造的層級模型,可以說是上個世紀的主導力量。泰勒的影響隨處可見,從工廠的樓層到財富雜誌前五百大企業的組織架構;但當資訊時代來臨後所帶來的網路發展,讓分散世界各處的人們突然間可以跨越疆界聯繫,用光速分享資訊並快速地吸引新成員,以一種傳統官僚體系遠遠無法趕上的速度,創造出一種看似無須領袖的行動。
為了在這樣的環境中成功,當代的領袖們並須著重於採取說服而非下令,如此才能領導他們自己的(人員)網路,邁向一個共同的目標。這也是特戰圈內自911事件後初期所學到的重要教訓 : 當時軍方以最有效率和優秀的階層體系,致力於瓦解蓋達組織的任務,但蓋達卻是一個全球性分布的網路,並沒有明確上下領導的體系,結果就是軍方很快地發現:這個從傳統規模看來能力較差的對手,反而占了上風! 為了在新型態的戰場上較勁,因此特戰圈需要調整其組織架構,轉而採用一個混合式的模型 : 一方面保有官僚體系的力量與穩定,同時允許(並預期)內部和外部的網路,作為行動背後真正的驅策力量
在特戰圈裡,那些距離問題最近的人員(以美軍的例子,就是那些要與蓋達份子交戰的人員)應該要與那些有助於消滅威脅的其他人,其他單位甚至其他團體建立關係。而這樣的(關係)網路雖然不會被列入單位的組織架構裡,但卻能獲得上級長官的允許,以便在相當大的自主性之下,進行更新與行動。允許這類網路的存在,將使我們在面對恐怖分子網路之際,能夠智取對手。在特戰圈裡,為了完成上述目標,有三個關鍵的步驟 :
  1. 了解你面對的問題:美軍花了很多個月,試圖說服自己<蓋達組織是採取某種傳統上對下的組織架構>,但結果發現這是錯的,顯然隨後的策略也註定會失敗! 唯有發現這個威脅是採取一個互聯網路的架構之後,我們才隨之改變自己溝通與領導的方式!
  2. 建立你自己的網路:當你看到自己面臨的新環境中,有這樣多互相連結的網路後,你開始去辨識解決問題所需的內部與外部網路,有些可能存在於你的組織內,另一些則是外部的夥伴。在特戰圈當中,我們並不把此舉視為一個標準的組織再造(事實上許多組織再造也根本是治標不治本),而是在不改變組織體系的條件下,來建立關係網路。由於這些關係無法在組織架構中呈現,因此它們是很敏感,並且需要格外珍惜的。另外很重要的是,它們必須與(人際)網路的共同目標保持連接,並提醒其中所有成員,為什麼當初他們會選擇參與這樣的努力。
  3. 從中間去領導:最後經由將你自己(同樣也是一位領導)置於網路中間的方式,來改變由上而下的傳統。相較於成為所有資訊的收集者與各項指令的中樞,當代的領導應該要像位於中央的交換器般成為資訊的傳導體,你的工作不在於控制一切,而是創造一個環境,一面讓這種跨越界線的關係能夠發展,一面讓那些最接近麻煩的前線人們,權力快速且準確地採取行動
在各種環境中的領導階層必須記住,是人們選擇加入這些網路,而他們也可以很輕易地選擇退出。為了要影響一個這樣的網路,並使其能快速且準確地運作,各級領導必須建立並維持這種跨越垂直組織圖中各層的關係,也就是打破在這樣多官僚體系裡限制思考的窠臼。隨著網路的成長,各級領導也必須聯繫並持續提醒(各成員)這個網路的共同目標。
為了使各成員加入並持續參與這個網路,時常地<說服>這類行為就勢在必行 : 如此才能使大家參與其中,為他們相信的共同目標做出貢獻,並在同時增進對個人和組織的利益! 網路中的各個領導必須致力於為成員們不斷創造雙贏情境–雖然某些人可能會在不同的時間點產生利益衝突,但這就有賴領導去真正了解成員間不同的利益(個人利益與團體利益)。在一個多樣化的網路(這也是最有效的網路)當中,必然會有各類不同的利益,而網路中的領導必須保護這些權益,,不能對任一團體有所偏廢! 那些能建立共同目的並鼓舞周圍士氣的領袖,不僅能說服其他人加入,更能很快地智取那些仰賴傳統由上到下方法論來領導的對手。如今最棒的領袖已經因應了這個全新的現實,而不再只會看碼表上的時間<只追求表面上的速效> !
原文出處:

https://hbr.org/2015/05/why-special-ops-stopped-relying-so-much-on-top-down-leadership?utm_content=buffer6b8dd&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com&utm_campaign=bu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