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像三角洲般突入室內!

以下文章由TTRDA外電通譯小組Casey Chao翻譯

本文刊載於thearmsguide.com,作者為George E. Hand IV曾任美國陸軍三角洲部隊(SFOD-D)的二等士官長( Master Sergeant),目前他擔任SOFREP網站的編輯和攝影。

沒有人能像三角洲部隊般突入室內-一個室內近戰(CQB)的心態入門

室內近戰(CQC,或譯為限制空間戰鬥)大概是由75%的膽識(這個比例可能更高),以及25%的技巧所組成。我不喜歡將事物過度複雜化,尤其是室內近戰,因為它是一個人在有生之年裡做過,絕對會使其感到最為可怖的事情之一!也就是由於CQB行動在其本質上的困難,導致其技巧反而相當簡單-否則的話人類的心靈就完全無法應付這樣的程序了。 我之所以說CQB是由75%不屈不撓的膽識所組成,其原因在於假使你能找到一個人,願意拿著一把AR步槍,能在事前就預期到可能要面臨致命威脅的情況下,直衝入一間充滿完全未知情境的小房間裡,那你已經找到一位成功CQB戰鬥人員所需75%的條件,而剩下來的部分,就是教導與訓練你的戰鬥人員幾項室內戰鬥的原則,以及一些非常簡單的技巧!

我可以想像得到,當我提到戰鬥人員(operator)這個詞時,許多同儕已經會低著頭,然後刻意地從老花眼鏡的上方注視著我:Operator這個詞原先是當你在電話上撥出”零”這個數字時,會應答你的接線生。然後它演化成一個精湛的頭銜,僅授予那些在全世界戰鬥技巧競賽方面的佼佼者。

最後這個頭銜更被濫用在國民兵的家庭野餐,駐衛部隊的每季最佳士兵,賓果俱樂部的得獎者,甚至到了星期天報紙上的優惠券。最後operator的證明被廉價低俗化到,可以夾在保齡球館停車場內的汽車雨刷下方,就混在一堆虛假的行銷計畫當中! 如今operator這個詞又再度代表一位當你在電話上按下”零”字鍵以後,會應答你的接線生。就如同這位前任的戰鬥人員所憂心的,”這個字的本質為何?”因為一隻猴子就算穿著綢緞衣服,牠仍然只是一隻猴子!

一隻享用在玻璃盞子中昂貴狗食的笨蛋吉娃娃,就算戴著一條上面鑲著鑽石,寫著”媽媽小寶貝”的項圈,仍然會在你不注意之際去吃牠自己的大便!所以就算我也是operator,你也是operator,每個人都是operator,也只不過是像在談話節目當中贏得新車,然後感謝主持人的平凡之輩而已!

當你找到那些願意盲目地突入一間致命房間的人時,基本上你已經達到了七成五,不過現在我要說明,這可不是那種他”說”他會做到的人,而是一個在實際上會去做到,甚至願意一再重複做到的人! 有一個也許你很不以為然,但卻存在的常態是:無論有多少高速的訓練與勇氣,也不足以贏過那些躲在門後,步槍槍口朝著門口,而且手指已經勾在扳機上的惡棍!也許你會說”好吧,那我會丟個震撼彈進去,好好地震懾住那名惡棍!”但事情真的是如此嗎?

那真的會是你”會去”做的事嗎?如果像異形電影裡那樣扒開胸膛的怪物,真的從我軀幹中冒出來,那我會用摔角招式控制住牠的頭,然後折斷牠的脖子!你懂我的意思嗎?我非常確定,基於本人對耶穌基督和聖神的堅定信仰,沒有人能搞清楚自己會在一個致命的情境下”會去”做甚麼,除非那個情況真的發生!而這時那些拍著胸膛大談男子氣概的傢伙,根本就承受不了那樣的狀況。

沒錯,就算你是室內近戰的王牌,早晚有一顆子彈會等到你!而它唯一要做的,就是無論時間長短,等到夠久為止!我就認識一隊三角洲的成員,他們同樣在伊拉克的那個小房間中,就因為那些”和羊搞”的畜生,而分別折損了兩位資淺與資深的成員! 那兩位隊員都是因為被那些躲在掩護後方,頭上包著方巾的雜碎從上方盲目亂掃,而頭部中槍!對那些資深成員而言,那個房間明明就是他最後一次海外佈署的最後一天,最後一次攻擊當中,最後一間要肅清的位置!但他已經不必再等了(陣亡)…

那兩位就是擔任小隊領導的二等士官長Robert Horrigan和新進的弟兄Michael L. McNulty二等士官長:前者甚至當時根本不應該在場!只是因為他要和後者合作,確定對方能在再度佈署前掌握狀況,所以延長了自己在海外的服務時間!如果世界是那樣地不真實且樂觀,那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能度過愉快的耶誕節才對!

我並不認識Michael,因為他加入的時間是在我服役的時間之後;但我和Bob則相當熟悉,並且懷念在波士尼亞共度的許多個月,那時我們在打一場有意義的仗(譯註:應該是在緝捕那些被國際法庭通緝的種族屠殺要犯),這世上沒有比他更好的人!

那關於室內近戰呢?那些原則又是甚麼?我告訴你下列的部分,但請注意,它們的排列並不是按照優先順序!因為也根本沒有所謂原則的等級存在。然後我要告訴你,CQB不是一項防衛戰鬥,而是一個純粹的攻擊事件!因此就CQB這個詞的定義上來說,就等於是突擊(raid),而突擊的三個要素是:

1.出其不意(surprise):這樣的”驚喜”會讓攻方在面對尚未察覺的對手時,佔到上風,並讓對手無法準備應付即將到來的攻擊!但你要了解,出其不意有賴於好的戰術與技巧,”驚喜”其實是隱密的成果,而隱密則是對聲音和光線嚴格管制的成果(以此類推)!

2.速度(speed):它能為”出其不意”營造錦上添花的效果-假使你已經達成了有效的”驚喜”,那速度則會讓敵人無法從出其不意當中回過神來。掌握先機,持續給對方壓力,就如同南北戰爭時Nathan Bedford Forest將軍描述的”持續讓對方感到害怕!”做一個迂迴運動,然後從敵人的背後或側面打擊!

3.行動的猛烈(Violence of Action):這點也會對前兩者有錦上添花的效果,因為它能讓敵人持續失衡,讓他們沒有機會,從出其不意和速度的衝擊下有效復原。CQB是一場突擊,而且是包括上述原則的(教範式)標準突擊。

維持360度安全是一項CQB的原則,在這樣的環境下,你必須要持續注意周遭戰鬥空間的安全:假使你穿過一棟有許多房間的建築,你永遠不可能會有足夠人力,能在朝目標推進之際,在每個房間裡留下一個人來看守!為了維持速度,你只能對一個空間進行快速而概略性的搜索,然後繼續到目標達成為止!在目標鞏固後,你可以回過頭做一個更詳盡的搜索。

每當你突入一個房間時,就要把它當成自己的房間!但每當你離開了那個房間(沒有留守)後,你就等於失去了它!所以如果你要再回去,就得重新再奪佔它!

這樣你就明白,我這個CQB的架構可以做為室內近戰的一件事實與實例,並駁斥任何人的狗屁主張:從一方面來說,我了解自己對室內戰鬥有一個簡單的架構;而另一方面,我也聽從著奧迪墨菲在用槍環境中的獨特觀點:

“當我突入一個房間時,我會把步槍槍管朝胸口的方向往後收,免得萬一被某個在門裡面我沒看到的傢伙給幹掉!””而當我要突入一個房間,有人卻想在門內側阻擋我時,我會用槍管狠狠地給他來上一記,然後像車子一樣輾過他!”

拜託你們這些”小朋友” 不要把你的CQB戰術搞到以繁御簡,要知道最好的CQB機制,就是有越少不穩定的部分越好!你把不穩定的部分減少,它瓦解的機會也就越小!你要記住,當你的心要在最惡劣的情境下處理越多的指令時,它就越可能會反應不過來!

恐懼已經是夠糟的了,如果你既恐懼又反應不過來,那可是致命的!

沒有人能像三角洲般突入室內,因為CQB是這個單位的主軸! 你考慮一下下面兩個極端的案例:

1.某年我們邀請南韓同樣精銳的單位前來基地,然後我就在其中一間殺人屋裡安排目標;等我安排好了以後,南韓隊伍的領導帶著手下,在殺人屋裡整個走了一趟,把每個目標的位置指給他的手下。

這位隊長的理由是說,除非獲得平面圖和目標分散的位置,否則上級不許他們突入建築物,哈!結果就是你永遠都不會突入一棟建築物! 基於懷疑和好奇,我從某個房間的角落移開了一個目標,然後從上方的走道,看著這些”泡菜突擊隊員”肅清這間房子!如我所預期和擔憂的,一位南韓士兵突入了那間房間,然後朝那個空無一物的角落連開兩槍!

當這些人在布拉格堡的福利站順手牽羊被抓後,這些韓國佬意外地”提前回家”,就好像穿著西裝的猴子,從自家樹上摔下來一樣!

2.某個晚上我們在布拉格堡穿過松林,要去肅清某間在林間開闊地的闃黑建築,我朝正門門口走去,正打算用散彈槍破門時,突然門廊上冒出三個意外目標,於是我就朝著他們把全部的散彈給打光,然後用身體撞開門,接著我們有系統地利用槍燈,流暢地肅清所有房間。

就在最後那間房間前面,我們兩名隊員踹門進去,然後朝遠端牆角的兩個目標開槍時,竟然在一片漆黑當中,有個人跪在兩個目標中間,一面戴著耳機,一面舉高雙手,那是一名以色列參謀本部269偵搜隊的人員!

他那時來拜訪我們,並表示想體驗一下看看當三角洲突擊時,待在那個房間裡會是甚麼感覺?當然我們沒有幹掉他-因為他並沒有做出威脅性的舉措,顯然CQB的原則也是夠簡單的。

我把這個在突擊情境當中意外出現的活人,當作對我們目標區別能力的最佳測驗:威廉蓋瑞森將軍(譯註:主導1993年索馬利亞任務的指揮官)就喜歡在我們闖入前,安靜地躲進那間殺人屋裡:他當時坐在桌上,身上蓋滿了我們炸門後飛出來的木屑,閉著眼睛,叼著雪茄!他在那個房間裡,代表對我們有無條件(盲目)的信任,在此要向你致意,比爾!你是一位典範!

我最近很訝異地看到,某位熟人在聽到三角洲會儘可能從多點突入,即使兩邊呈反方向亦然,接著完全控制目標時的震驚表情”你們怎可能會沒有誤擊自己人?”但我的答案雖然不複雜,卻有些難懂,尤其是對於那些沒有經歷過的人…

“我們就是不會打到自己人;我們只會幹掉壞人”,這個CQB的原則可真夠簡單的!

我的答案源自在CQB等級當中,對目標嚴格區別的能力,這點連其他我們以外的單位,都不能真正地理解!這個環境會讓你,假設有一發子彈偏離目標,就會幫你”贏得”五個小時的加強訓練(通常會在工作時間之前或之後)。 在三角洲這裡,假設你意外擊發一具武器-無論是主要武器,次要武器,漆彈槍,裝了空包彈的槍,也不管你是朝地板,天花板,牆壁或土地意外擊發,你最少會要求退隊一年,然後再重新申請加入!在這裡要是你打到了一張代表人質的紙板,就會被永遠逐出基地!

然後我會問你”你有沒有覺得這些標準很高?”

也因此我現在才能告訴你”沒有人能像三角洲般突入室內!”

部分文章及圖片出處https://thearmsguide.com/12974/nobody-goes-room-like-delta-force-cqb-attitude-pr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