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隨機槍手事件探討本國特殊警力前進部署的可能

TTRDA城市之盾小組

2019年3月15號,向來以和平及與世無爭的紐西蘭發生了在基督城清真寺大規模的濫殺隨機槍手事件,從網路上流出的影片判斷,在第一間清真寺短短的五分鐘內就造成了近30人的死傷,沒有任何巡邏警力能在五分鐘內趕到現場,大量傷亡從兇手開始第一槍算起的三分鐘內就已經產生。這令人遺憾的慘案讓我們思考,我們能在案發前,能否多做些什麼來縮短反應的時間。畢竟,每多爭取到一分鐘,就有機會拯救更多的性命。

我們從近幾年在國際上所發生的重大隨機槍手/恐怖攻擊事件中可以整理出以下幾個特點: 發生時間相當短暫,大量傷亡迅速發生,同時間多重目標攻擊的可能。在這些條件的確立之下,我們可以看到世界上各大都會城市紛紛開始了對應這樣新型態攻擊的武裝警察力量: 如紐約的大力士隊(Hercules Team),倫敦反恐特殊槍械警察(CTSFO),新加坡快速部署部隊(RDT)以及香港反恐特勤隊(CTRU)。這些單位有以下共通特點: 任務範圍為大都會人口密集與高價值目標群聚的城市,具備快速部署的能力與載具,受過專業特殊任務訓練與足以應付的火力及防護設備。

歐美等國在檢討隨機槍手案例時,結論都由於事件發生的時間相當迅速,需仰賴第一時間抵達現場的制服員警馬上進入現場阻止事態擴大。然考量到本國國情與現實,制服員警的訓練裝備與能力在短期內無法負荷如此任務,在完整提升制服員警能力之前,我們還是必須仰賴特殊警力為主要反應及前進部署之武力。

本文先避開行政流程與官僚系統所產生不可預狀況為討論的前提。

前進部署的概念並非提高無謂的見警率,或是過去要求特警步巡以展現武力的宣示作為,而是希望平時將「部分」特殊警力提前部署於高風險或高目標價值的區域內待命,以縮短事件發生時的應變時間。一旦接收到指揮中心的命令,可以立即從待命地點出發閃燈鳴笛前往現場。首要任務為直接迎戰槍手或控制威脅,轉移對方注意力至前來的特警,迫使對方無法繼續殺害民眾。待立即威脅解除之後,次要任務為二次搜索現場,為後續抵達的單位建立暖區,並視現場狀況進行傷員救助或分類。

 

反應人員解決目標後建立防線,並協助緊急醫療。圖為訓練用假人假肢/取自 TTRDA

任務編制建議維持現有常見的四人編制組,原因除了四人的火力與人力資源的彈性運用之外,更可在一台巡邏車或兩台巡邏重機的交通載具中完成快速部署。部署位置建議以高價值或高敏感標的物為優先考慮,考量都會區交通道路狀況,輻射交通時間五分鐘以內之服務範圍。更可根據地理位置的需求,搭配車巡待命的單位做定點的機動支援。

以台北市為例:信義區可為常態定點部署,而大安區的國父紀念館及松山區的小巨蛋區域則可為機動支援單位。如此部署的目的在於:緊急狀況發生時,除了第一時間已經在現場的單位可以立即接戰之外,周邊巡邏的單位可以在三到五分鐘內後續趕到支援,接下來抵達的制服員警及緊急醫療人員就可以開始協助控制封鎖範圍,導引逃出的民眾,設立傷患收容點治療傷者或後送。

 

緊急指揮中心在即時訊息的整合與各單位資源分配的立即運作。 圖/取自 TTRDA

部署單位以台北、新北雙都會區現有單位的既有勤務及人力資源來考慮,建議可將雙北兩市霹靂小組及維安特勤隊納入系統中,以一定的比例和時間來分擔勤務,而刑事局所屬的除暴特勤隊則佔有駐地優勢可作為信義東區的緊急支援單位。

這支待命編組不應該讓身負其他勤務責任的警網兼任(例如巡邏、交整等),以免延誤應變時間。為了更有效的整合各單位的任務分配、後勤支援、通訊計畫及指揮權責,除了平時就必須有交流訓練與任務水平整合會議之外,在事件發生且反應單位抵達現場後首先建立戰術指揮權(建議由現場高司反恐單位擔任),待後續支援單位抵達後建立行政指揮權(建議由現場最高階長官擔任)。 如此分配可在短時間內達到更好的任務運作效率及指揮權責的確立。

 

現場責任權屬的即時分配與協調。圖/取自 TTRDA

若以發生的機率來看,確實台灣發生恐怖攻擊的機率並不高,然而,社會的各種民粹議題或不理性民眾的槍械重大治安事件仍然是我們必須誠實面對的威脅,加上各縣市雖然一窩蜂成立了「快打部隊」,然而此制度是建立在人多好辦事的思維下,實際能處理的情況與規模並沒有真正驗證,若情況升級或是超過能力範圍,可能連執勤員警也會遭到嚴重打擊。紐西蘭事件值得台灣警惕的地方在於,紐西蘭也是相對長期安逸的國家,側面了解,諸多警察甚至對於配槍的危機意識都逐漸式微,兇嫌正好也藉由這個機會見縫插針造成大量傷亡與誘發極端主義的討論。台灣的社會安定及人民的福祉不應該寄望在運氣與僥倖之上,本文大膽提出前進部署在台灣的建議勢必面對許多挑戰與困難,但唯有提前發現問題,及時檢視討論,下定決心改善現有制度與作為,才是展現政府積極應對的最佳宣傳。

(標題圖片取自 NPA 署長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