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隱匿攜槍的公民,我該和隨機槍手交戰嗎?」

以下文章由TTRDA外電通譯小組彙整

基於這幾年頻繁的濫射事件,有人詢問我對於「隱匿攜槍人員因應隨機槍手」的看法。最近,其他人則在公開場合提出類似的問題,因此,我決定提出我的看法。

某人問:「如果我身陷濫射事件中,我應該對付隨機槍手嗎?」我的答案是:「只有你自己知道。」因為,只有你清楚自己的技術水準、經驗、強悍到什麼程度、有多少意願執行。如果你的火候不到,別接戰;如果你經驗不足,不要輕舉妄動;如果你很容易被傷害,和槍手保持距離;如果你想宰了那個槍手,但又怕錯過傍晚你最愛的電視節目,那你得考慮和大部分隱匿攜槍公民做一樣的事:把你和你的家人帶離那個地方。這不是我會做的事情,但這麼做也沒有錯。

為討論方便,假設你對自己的能力非常有信心,你知道在拿著刀子搶超商的搶匪面前拔槍,和用手槍在擁擠的脈動酒吧裡與端著AR-15的傢伙對幹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但你不太清楚與隨機槍手交戰會怎樣。所以,我提出幾件我認為你該知道、考慮的事情。我的看法的來自22年的執法經驗、幾次作戰任務、和一些訓練警方處理濫射事件的經驗。請詳閱,確定這能讓你信服,並決定你的最佳行動。這些看法不包含所有的觀點;實際上,有無數的立場需要考量。這只是個簡要的大綱,讓你能思考深入一些。

第一點:你可能被誤報為壞人

濫是事件是真正混亂的情況。這個混亂情況導致警方收到不佳、甚至是相反的情資。差勁、相反的資訊使抵達現場的警官不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更糟的是,他們可能把好人當成壞人。

設想這個情況:一個毫無戰術背景的中年女子,坐在大賣場美食街吃午餐,突然聽到另一頭傳來尖叫聲,接著就是數聲槍響。她不可置信的望著那頭,看見人們四處逃竄。兵荒馬亂中,她瞄到一名穿著黑夾克的白人男子站著不動,他的手被桌子擋住,而他是驚慌失措的人群中唯一冷靜沉著的人,而且看樣子他拿著一把槍。這位女子第一件想到的事情是:「這個人是槍手。」

這位女子回到車上,打911,並且通報她對於嫌犯的描述。她通報的資訊被廣播給所有應變濫射事件的警官,但她看到的人,實際上是個受害者,腹部中彈且在休克邊緣掙扎。不是每個因應濫射事件的警官都會自動鎖定穿黑色夾克的白人,即便嫌犯實際上是個穿紅T恤的亞洲人。

除了這名女子外,有數個在槍手位置附近的人,都通報了各自看到的情況,這使得錯誤資訊被放大。在濫射事件中,多少錯誤通報是這樣產生的。現在,你身處一場濫射事件,手裡拿著槍,想想多少人會認為你是壞人。即便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正確的,甚至你完全是往槍聲方向移動,甚至你指引人潮安全方向疏散,甚至你大叫著要報警,有些人看到你有槍就嚇壞了,忽略你做的一切,把你當成隨機槍手。

你,身為面對濫射事件的隱匿攜槍人員,應該記得:你的行動會讓你變得突出,這也代表你可能被誤報為隨機槍手。

至於要如何降低你被當成壞人的風險?不要看起來像壞人。和普羅大眾認知不同的是,在警方的訓練裡,他們不會對所有拿著槍的人射擊;我們被訓練成朝任何顯然對我們、無辜民眾造成威脅的人射擊。如果你盲目射擊、毫無目的的謾罵著、像幫派份子一樣單手開槍、或看起來像在炫耀剛假釋出獄,你看起來就像個壞人。如果你的外表、行為都像個專業人士,你會讓因應濫射事件的警官們多思考一下。

第二點:保持距離對你沒有幫助

在大部分致命的武力對抗中,你會希望創造、並保持一定距離。在濫射事件中,你則不會,或者說,如果你打算把隨機槍手幹掉,你不會選擇這麼做。
大部分的隱匿攜槍人員會在她們的腰際、口袋裡攜帶小型、中型的半自動武器,他們也許會攜帶備用彈匣。即便你是專業隱匿攜槍人士,而且可以在靶場上,從75碼外打中目標,你的準確度會因為恐懼、視覺窄化、四處逃竄的路人、移動的目標而嚴重下降。從一個橄欖球場的距離外,朝隨機槍手射擊.380或9mm的彈藥,除了浪費擔子彈之外,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效果,且有可能因為友軍火力造成傷亡,並且吸引持有步槍的隨機槍手精準的反擊。

當然,有可能從遠距離精準擊中目標,即便是在壓力狀態下。我曾經寫過幾篇有關在濫射事件中,從遠距離精準擊斃隨機槍手例子的文章。但這絕對不像、或根本不該是你期待會發生的事。

如果我夠倒楣,身陷濫射事件裡,我的計畫是讓妻子、孩子朝安全方向逃跑,拔出我的武器並置於胸前,槍口朝下,且用另一隻手遮住武器,從一個掩護移動到另一個掩護,直到距離近到讓我能把槍手打成蜂窩。或者,他朝我移動,我在某個地方埋伏他,就像英勇的土耳其警察在伊斯坦堡機場做的一樣。

但是,我對不會留距離外,嘗試用我的Glock狙擊他,因為這根本是種幻想。在某些情況下,保持距離並通報警方是合理的,但如果你的計畫是把隨機槍手幹掉,你就得拉近距離。

第三點:動作快,你這蠢蛋

除非事發時警察就在附近,你必須要知道,從濫射事件開始,到第一位執法人員抵達現場,中間可能隔了好幾分鐘。當警方抵達現場時,他發現你站在已經被擊斃的隨機槍手旁,你的武器回復到安全的隱匿攜槍模式,你的雙手高舉過頭,並大喊著「槍手倒地」,和當第一名執法人員從轉角轉過來,看到你在朝某個他看不到的東西射擊相比,這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所以,如果你決定要採取某些行動,就動作快點,試著在第一個執法人員抵達現場前把狀況擺平,避免在執法人員抵達現場、被認為是攜帶武器的壞蛋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執法人員抵達現場時,不要看起來像個壞人。

等等,你永遠不該盲目且莽撞的著手進行某件事。是的,在開始進行某件事情之前,稍微評估一下是有幫助的,尤其是在你開槍之前。但是,在這個情況下,你必須設法縮短評估時間,並且讓你占有最大的速度優勢。做這件事最好的辦法,是擬訂個計畫、一個作戰構想,在你動手前,先想好該怎麼做,好讓你解決遇到的問題。

第四點:來談談計劃…

在濫射事件中,我最擔心的是我的家人。當然,這是所有人擔心的事情。但我的跟大家想的又有點不一樣,因為我有個自閉症的兒子,要令他做某些我們希望他做的事情,有時候很有點困難的。我不期待我的妻子拽著自閉症的兒子,在有個瘋子朝她開槍的情況下,移動四分之一英哩,離開大賣場回到車上。因此,我會指示她:立刻前往最近、最安全的地方。通常來說,在大賣場裡,會是在商店或餐廳後方、限員工進入的區域。隨機槍手尋找的是數量龐大、且容易下手的受害者,而非逐間肅清整棟建築。

另一方面,大部份的公司行號都會教育員工,在類似事件發生時,躲到後面的房間,並鎖上門。這是另一個要盡快行動的原因。大部分未經訓練的人都有些「正常的迷思」,這嚴重減緩了他們的反應時間。當某些不平凡的事情發生時,他們第一個反應是說服自己,他們親眼看到的事情,並不是他們想的那樣。

當我在處理銀行搶匪與警察發生槍戰的情況時,我曾經見識過這個情況。這起槍戰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住宅區裡,然後我聽到目擊者說:「我以為有人在那邊拍電影還是幹嘛。」我也曾親身經歷過,當我置身車禍現場時,我走進一輛看起來沒有受損車輛,在後座地板上,發現一個身首分離的孩子的頭,當時,我試著說服自己,那個孩子只是被卡成一個奇怪的姿勢,所以我只看得到他的頭。在第一聲槍響後,沒經過訓練的人會恐慌,望著子彈飛來的方向,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說服他們看到的東西,跟他們想的不是同一件事情。

你不是沒受過訓練的人。你花了無數時間接受訓練,而且取得隱匿攜槍執照,你甚至在閱讀這篇文章,來幫助你在未來遭遇致命武力對抗時,能有更完善的準備,而若你真的遇到濫射事件,你不該浪費那寶貴的幾秒鐘,否定你看到就是你在準備應付的事情,或者是你受訓要面對的東西。如果你看到了、聽到了,你就該立刻反應過來,並執行你的計畫。我的計畫如下:

1.把我的妻子、孩子送到最近、最安全的地方,必要時破門,讓他們躲在視線不可及的掩體後面。
2.拔槍(如果我還沒拔的話),並從掩體後面快速評估狀況,我的「快速」指的是幾秒鐘內。
3.確定沒有第二位隨機槍手。
4.利用掩體作為掩護,往槍聲方向移動;如果我可以看到槍手,就往他的方向前進,保持低姿勢,盡量不要被發現,如果我沒有發現目標,我會把武器置於胸前,槍口朝下,並用另一隻手遮著。繼續循掩體移動,直到我找到隨機槍手。
5.從最近的掩體後朝隨機槍手射擊,直到他倒地。
6.評估狀況,必要時換彈匣。
7.把武器從隨機槍手身上弄走(踢出他伸手可及的範圍)。
8.槍入套。
9.打電話通報,等待執法人員前來。
10.一旦看到執法人員,把雙手舉高,宣布槍手倒地。

當然,沒有能夠撐過第一次接戰的計畫。沒關係,我會視情況調整。至少,當第一聲槍聲響起時,我不會愣在那邊,思考著我應該怎麼做。

第五點:即使你做對了所有事,好人還是可能開槍打你,接受現實吧

警察不是超人。在極度危險的情況下,仰賴經常不足、錯誤的資訊,在不可思議的短時間之內,做出足以影響生死的決定。還好美國不是每天都有濫射事件,我們可以假設有某些警官從沒處理過濫射事件。他們會在極度緊張的情況下,他們也非常困惑,他們會經歷某些生存壓力,比如視覺窄化、動脈擴張、暫時性失憶等。他們知道他們聽到的每聲槍響,都可能代表一條無辜生命喪生。他們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找到並擊斃槍手。他們可能是具高度經驗,且在海外聽過無數子彈憤怒的呼嘯而過的老兵,或從來沒處理過比違規停車還恐怖案件的菜鳥。

而且他們很可能犯下任何人都會犯的錯誤。

我可以每一步都按照計畫執行,也確定我的行動方式像個警察,而不像罪犯或恐怖分子,只精確的射擊幾槍,並清楚明確的表達我的意圖,但仍然會被警察、其他隱匿攜槍人士開槍打到。這些人誤認為我是壞人,或因為目擊者提供的錯誤資訊,而對我射擊。濫射事件是非常混亂的情況,你唯一可以做的,是減少、但不能完全消滅被誤擊的風險。在那個糟糕且要命的情況下,面對壓力的警官可能犯下可理解的錯誤。如果你可以理解並接受被警察、而非被壞人開槍打到的風險,你就該對濫射事件做出反應;如果你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且不實際的期待人們可在遇得到的、最糟糕的情況下,仍絕對完美的執行他們的工作,那就保持距離,照顧好你和你的家人就可以了。

 

(本文作者Chris Hernandez從美國海軍陸戰隊退伍後又加入國民兵,累積了25年的軍事經驗,曾派駐伊拉克及阿富汗,同時也具有長達22年的執法經驗。)

文章及圖片出處
“I’m a Concealed Carrier. Should I Engage an Active Sh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