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俄開戰後,17項台灣人對政府的提問》

 ===============本文由本會會員投稿,並經作者同意後轉載=================

 我的朋友們遍布社會各行各業,這篇是不分貧富男女老少以及教育背景、政治傾向,都希望大家能讀讀的短文。希望現在台灣的孩子,在過二十年之後父母兄弟姊妹都還健在,闔家歡樂,畢竟台海戰爭如果真的開打,就有可能是要長時間在你剛裝潢好,換好電視但是馬上被打成蜂窩的家中客廳做陣地防禦、在你每天上班要經過的路口做伏擊,回到家中可能還要背著步槍安撫家中的幼兒、照顧家中的老人,深怕妻女被解放軍士兵強姦棄屍。

<面對中共留島不留人的口號,我們真的準備好了嗎?>

我與幾位軍警圈友人早在好幾年前就以系列文章的方式產出不少內容,討論面對中國威脅,我們的防禦準備是否完善,也曾經用力的驅使藍、綠兩黨國防立委,希望他們能夠用更務實的角度,來監督台灣防禦落實。可惜在烏俄戰爭開打前,國防政策在政治人物眼中只是拿來增加政治聲量的籌碼,而非一項如民生議題般能夠被大眾審視的問題,因此我們沒有被當一回事。大部分政客以及民嘴,就國防議題只能做做樣子,討論一些自己也不了解的議題,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在只擁有片面資訊,一知半解下就能完全無腦的替執政黨的國防政策背書,誤導民眾。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烏克蘭全國人民用他們的鮮血讓我們提早知道面對一場現代化的全面入侵戰爭,我們會碰到什麼挑戰。有幾項問題也許是時候全民該大聲的提問國防部、提問政府,究竟這些準備事項,他們是怎麼應對?有沒有勇氣公布AIT美軍顧問團對新訓內容的評估?

1. 目前志願役、義務役新兵訓練內容是否真的跟上時代,也改進內容到務實能夠打仗的程度?有沒有勇氣公布AIT美軍顧問團對新訓內容的評估?

 2. 目前海陸空三軍的作戰能力,是否已跳脫大部分役男服役時的映象- 虛應故事、誇大不實、偽造文書、官官相護、避重就輕。有沒有勇氣公布AIT美軍顧問團對三軍作戰能力的評估?

 3. 目前教育召集訓練,訓練內容為何?除了新聞曾經公布的幾個大標題外,對於社會大眾,我們怎麼知道內容能不能通過考驗?有沒有勇氣公布AIT美軍顧問團對新訓內容的評估?

 4. 戰時社區緊急避難點有沒有公布?是否能做民調來看有多少百分比的民眾知道何時該前往,以及何處能夠避難?在沒有國界可跨的狀態下,是否有從主要城市疏散民眾到鄉下的準備? 畢竟要讓一群有家室的役齡男女專心打仗最好的作法就是幫大家把家人安頓好。

 5. 戰時緊急徵召除了現在的教育召集外,能不能有更積極的形式來讓全民備戰?是否有圖文並茂的避難、求生甚至是陣地防禦手冊大量出版發行?

 6. 戰時的供水、食物、供電與通訊等基本求生手段,在民生設施都被摧毀後該如何維持?是否有在教育召集課程內提到?如果沒有,請問民眾該怎麼準備?

 7. 野戰急救技巧與裝備,尤其是爆炸傷與槍傷相關,是否能夠在「現在」,就開始發放以及教育民眾。

 8. 戰時的敵我識別,在不同的作戰環境,比如水際、城市、山地上,我們與同文同種的解放軍要怎麼做識別,請問有沒有鑽研?

 9. 請問是否所有預備役人員都知道準備開戰時,裝備在哪裡領取?如果是在最後一刻才拿到步槍,又請問是否所有人都知道如何做T91,T65歸零?沒有自己歸零過的步槍,又怎麼知道能不能命中目標?以我自己的經驗我知道各國戰備槍都是歸零好的狀態備著準備領取,但有服役過的人都知道,部隊裡連平常在使用的步槍也只有幾把有認真歸零過,拿著這種狀態的步槍要大家去接戰不是送死嗎? 然後一個恐怖的問題,怎麼知道我們的槍和彈藥數量都夠?

 10. 基本的步兵作戰武器,已經確定全台預備役都能有效使用了嗎?如果最後進入男女全民皆兵的狀態,我們是該到時候才開始教育民眾,還是現在就可以有配套措施?據我所知單兵武器連常備部隊的操作都還是很有問題。但大家都有錯覺以為服役時和軍訓課去趴著打靶就夠了。請問最基本的,大家知道在一團混亂與黑暗中,如何安全的操作步槍,不打到自己與同伴嗎?請問在骯髒的作戰環境中很容易出現的武器故障,大家知道怎麼排除嗎?想像一下,如果還沒辦法處理以上狀況,那就是不會用武器。

11. 除了基本的步兵作戰武器,戰術上最有嚇阻力的反坦克與對空單兵武器是否有快速教材能夠在教召中教導所有參與人員。

12.請問針對現代戰爭最重要的夜戰,國防部是如何準備?請問在準星上面黏螢光棒這種作法還是繼續嗎?請問大部分作戰部隊都知道如何使用熱像儀、夜視鏡等解放軍普遍使用的器材了嗎?請問大家都知道夜間敵我識別怎麼做嗎?

13. 台灣的軍隊文化上是由上而下強力的細節管理,請問底層部隊是否在指揮鏈中斷時還能夠有彈性的獨立作戰,並且找到方法重新建立通聯管道?如果沒有的話,只能說國防部真的準備把作戰部隊和自我抵抗的預備役士兵當作砲灰。許多部隊演習和通訊,還在用Line作為主要通訊手段,如果國防部準備打仗是這樣搞的,人民真的會被害死。

14. 如果我們的戰術思想是堅強抵抗到援軍到來,我們是否確實有與異國友軍通聯協調的能力?不管是通訊上還是技術上,舉例來說,一場標準的密接空中支援(close air support)在器材與引導員的能力、語言上都有不少挑戰,我們能夠確保在戰時這些有能力的作業員能很平均的分配在各戰區嗎?如果沒有的話,是否要想想全民皆兵的作戰思想下,我們能夠有什麼變動?

15. 對於日內瓦條約的內容,是否有在軍中做概略上的教育?我們在這次俄烏戰爭中看到烏克蘭一直不停地蒐集俄羅斯違反日內瓦條約的證據,自己也避免觸法(例如避免虐囚、避免使用不人道武器等等),這些內容最後都在戰爭結束時成為重要的國際法庭證據。

16.請問對於心理作戰以及網路作戰我們有更積極的藍圖了嗎?在戰前也許就能將台灣有勇的大量科技產業民間人員組成一隻網路作戰游擊隊,在開戰後能直接癱瘓對方許多網路服務,也能像烏克蘭這次製作大量的訊息傳遞內容,直接硬塞進鐵幕中給被假訊息蒙蔽的中國民眾,製造中國的內部矛盾。這方面的創意相信以台灣的產業組成比例,我們的作戰成效會很好。

17. 最後除了問政府之外,還要反回來問民眾,甚至包含警察(當戰爭開始警察就直接轉軍職了),我們自己真的有心理準備要做最壞打算保衛家園了嗎,如果外國援軍像這次俄烏戰爭般,不會直接派軍,我們真的只能夠靠自己喔!如果國防部實在太顢頇不可靠,我們是否有一些事情能夠自己先開始準備?

我曾經在西歐軍事產業工作幾年,看過北約部隊如何做戰爭演習。雖然器材上本來就知道他們具有優勢,但在訓練上一對比,就深知我們與真正做好戰爭準備的部隊,距離是很大的。這無關政治信仰,而是一項能夠很客觀直接做評估的題目。台灣與真實戰爭的距離很近,但我們也有很多優勢,比如地理上有海做間隔、我們有大量的人口能夠投入作戰準備,如果能夠積極的思考資源運用的問題、拋棄失敗主義和迂腐的軍隊傳統文化,我們也許能夠像以色列或新加坡那樣成為一隻小而精、沒人敢碰的海島刺蝟,甚至應該更像以色列一樣,成為打仗沒在算輸贏,準備好與對方同歸於盡的瘋子,才能與像普丁這樣的流氓抗衡。

 這篇短文很多對國防部的提問,其實自己都知道答案會是讓人失望的那個,但就是因為這些問題有必要讓全民思考,並且促使國防部開始改變,才會寫出來。

只希望烏克蘭人用鮮血換來的教訓,在地球另外半邊的我們能夠深深記取,不要讓他們為民主的犧牲白費。那些認為不會打仗的人,可以看看2019年,習近平發表的告台灣同胞書,像不像普丁在開戰前一刻做的演講?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全民都有責任做好準備。